• <tt id="b5t64"><noscript id="b5t64"></noscript></tt>
  • <rp id="b5t64"><meter id="b5t64"></meter></rp><rt id="b5t64"><nav id="b5t64"></nav></rt>
  • <rt id="b5t64"></rt>
  • <rt id="b5t64"><nav id="b5t64"></nav></rt>

    作文素材網

      營妓?道姑?姐弟戀?大唐第一才女活出了現代女性的容貌

      來源:http://www.www.youliaocan.cn 發布時間:2019-12-09 點擊數:

        由內容質量、互動評論、分享傳播等多維度分值決定,勛章級別越高(

        原標題:營妓?道姑?姐弟戀?大唐第一才女,活出了當代女性的模樣

        看到標題,很多人也許會困惑:營妓?道姑?怎么就跟當代女性扯上關系了?當然不是。

        薛濤,大唐第一才女,卻有著坎坷的人生,但這一切悲切的經歷并沒有打擊到她,她不妥協、不沉淪,命運不眷顧我,我便活出另一個樣子來,不顧世人眼光,遺世獨立的品格,放在當代,也是值得我們敬佩的。

        浣花溪畔,一襲道袍,拂拭歲月,遺落滄海;吟詩樓前,箋箋詩文,回風流雪,難忘前緣。此時的她,因為忘記,得似風雪中高潔的寒梅,獨立山間,享受著清幽與淡然。

        蒼山暮雪,寒風冽冽,她溫爐煮酒,度曲吟詩,在自制的詩箋上,落筆成春,暈染桃紅。桃花開時,箋上的情詩,在風里吟娥“花開不同賞,花落不同悲,欲問花思處,花開花落時!

        她天真過,詩情過,在父親吟風賞景的庭前,和出“枝迎南北鳥,葉送往來風!奔級焊赣H一籌。

        她落魄過,在妙齡初長時,經歷喪父之痛,流落教坊,淪為樂妓,卻不失清流。

        她得意過,在那個繁華的大唐,須要倚靠男人,才能生存無恙,安穩靜好的年代,她成了皎皎明珠,做了歷史上第一位“女校書”,撰寫公文,為君分憂。

        她熱烈過,在她準備謝場閉幕,封存過往,倚樓添香時,又與風流多情的詩人,跨越年齡的差距,熱戀相擁。只道“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云!币仓皇菚一ㄒ滑F,免不了無情的轉身與別離。

        紙短情長,她留不住鏡花水月;蒹葭蒼蒼,他忘不了陌上佳音。她愛過,她也知道,才子多情亦無情,只道是,莫言明日多維艱,今夜且醉紅床前。

        初翻卷冊,她是長安薛府的靈秀少女;墨染書香,她是帥府之中揮筆自豪的女校書;桃花箋注,她是蜀川山水的一樹相思;青燈枯萎,她是浣花溪畔的靈韻女詩人。

        他叫韋皋,字城武,京兆府萬年縣人,武科出身,文采亦盛,官及南康郡王,時任劍南西川節度使。韋皋早聞薛濤容姿既麗,又通音律,善辯慧,工詩賦。席間風雅,又怎能少得了她。他心懷瞻仰,她渴望自由,席間的氛圍熱鬧一分,她們的距離就近一分。他要她賦詩助興,她隨即吟到:

        自此,他救她出苦海,還她自由身。她則常伴左右,端茶送水,添衣加被,為君解憂。他公事繁雜,恰好她又文采盎然,他便讓她幫著撰寫公文。

        多少個清澈的夜晚,書房作臥室,案幾化檀床,他一手拿著公文,一手抱著她。她說:“我是你手里的筆,我要你一輩子握緊我。他看了看懷里的她笑笑,我不是一直握著你的嗎?”

        她面頰微紅,溫情的靠在他的胸前,輕聲細語:“如此甚好,有你,此生無悔矣”。窗外的月光羞答答的躲進云層里,一夜不肯出來。

        從察言觀色的營妓到常伴左右的女校書,身為劍南節度使跟前的紅人,又替韋皋打理事物,自然不乏有求榮之人登門拜訪,借機巴結,送上各式金銀財物,以便亨通。

        她性亦疏狂,不喜金銀之物,卻無法一次次拒絕,將所送財物一一收下。她不貪一珠一玉,悉數上繳,依然阻擋不了世人的猜疑,以為她是代韋皋收受,以至于登門送金者如日中天,越發不可收拾。

        她是有些恃寵而驕了,以為這不過是尋,嵤,一畏收受,不懂婉拒。他一怒之下將她貶至松州。

        松州地處西南邊陲,人跡罕至,道路荒涼,倍受流離的薛濤終于明白,她不過是他的營妓而已,寄于檐下,依附于他,看似風光無限,實則也是命不由己。

        她后悔了,但她不愿在這邊陲之地垂垂老矣,浪費這一世如花美眷,于是她寫下感人涕零的《十離詩》,托人送與韋皋。他心生憐惜,接她回到身邊。

        她望著眼前這個熟悉的男人,有種說不出的陌生,總覺得若即若離,漸行漸遠。不久后她便脫離樂籍,離他遠去,寓居于成都西郊浣花溪畔,遍植花草,與之相伴。

        那一年,她20歲,如三月花蕊,正當其時,卻選擇了終身不嫁,清淡自持,于溪廳柳畔,彈琴寫詩。將仰慕之士拒之庭外,心若碧潭,不起漣漪。

        浣花溪畔,柔柳條條,清風暮雨,夕月朝花,歷二十于載,她仍舊姿容艷麗,火熱灼人,免不了落入雅士才子的夢鄉,令人蠢蠢欲動。

        他來了,白衣素雪,風流多情,帶著對她的仰慕,帶著對亡妻的誓言,走進她的夢鄉,掀開碧簾,步入紫帳,鴛鴦被下,一樹梨花壓海棠。

        他是當時極負盛名的詩人,她是浣花溪畔等待已久的繁花。他跟過去那個男人不同,他有詩情畫意,儒雅才學,更懂得討她歡心。

        而她也已是自由身,再不用依附于誰,取悅于誰。她心無旁騖地對這個正值盛年,比她小十一歲的男人動了情。

        盡管彼時,他已是人夫,她愈近老嫗,但她還是堅定的投入了他的懷抱。不去管年齡的差距,不去想明日他又將趕往哪里的天涯,不去問何日才有歸期。

        她很清醒,她想要一次刻骨的熱戀,沒有營妓的枷鎖,也無需擔心會被貶往荒涼的邊陲,經受流離。只有兩顆熱烈如火的靈魂,享受著交融的快樂。

        他深情更多情,對她亦是情根深種。遲來的熱戀,讓她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甜蜜與幸福,二人恰似逍遙仙侶,于蜀地山水之間,吟風賞月,度曲作詩。

        元和四年七月,元稹調離蜀地,趕往洛陽。從此,她心中的花園就謝了,滿地的落英,化作無窮的相思,在風里無由的飄蕩。相遇的那個夜晚她就知道終有一別,且不再重逢。唯有書信穿越山川河流,送往迎來。

        叫她如何?后悔嗎?她已經后悔過一次,又怎么可能再次向歲月低頭?她不悔,現在不會,以后更不會。

        她愛詩,尤愛四言,律詩亦常作八句。她要將對他的思念,鋪滿詩箋,決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空缺。她蕙質蘭心,別有心思,將普通的紙箋加以改造,以桃紅為色,裁成精巧小箋,書寫對他的情話。

        繁花老盡,佳期渺渺,不見同心人,只見同心草。她知道,她這一輩子再也等不到與他的重逢。

        離了他,她一樣可以從容地老去。只不過是又回到了從前,情思割舍,牽掛終散。將世情又一次看透,一襲道袍,箋箋詩文,繁華過后,歸于沉寂。

        此后,她再沒有被誰驚擾,晚年移居碧雞坊,于吟詩樓靜謐長眠。一世光陰,幾度浮沉,化作詩箋,落入后人的窗前,寫滿情深緣淺。

        作者簡介:閑花,一個平凡至簡的男子,喜愛文字,迷戀詩詞。深信,人到一定年歲,走過鬧市荒林,有些事自會清明如鏡。所以,相遇不問緣由,相逢不問因果,各自安好。

      GAV无需播放器久夂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