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t id="b5t64"><noscript id="b5t64"></noscript></tt>
  • <rp id="b5t64"><meter id="b5t64"></meter></rp><rt id="b5t64"><nav id="b5t64"></nav></rt>
  • <rt id="b5t64"></rt>
  • <rt id="b5t64"><nav id="b5t64"></nav></rt>

    作文素材網

      胡風很慘整他的人更慘

      來源:http://www.www.youliaocan.cn 發布時間:2019-12-06 點擊數:

        由內容質量、互動評論、分享傳播等多維度分值決定,勛章級別越高(

        胡風,一位倔強的學者,一個在中國現代史上具有代表性的悲劇人物。

        青年時,去日本留學,由于參加日本并組織反戰團體而被日本當局驅逐出境;

        中年時,時逢中國抗戰時期,在上海和重慶主編多種刊物,創立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重要的“七月”流派。1945年,在周恩來的關照下,創辦《希望》文學雜志,但由于在雜志上批評黨內有些官員的官僚主義,被定性為散布反黨言論而遭到批判,雜志也因此被迫停辦;

        老年時,由于一篇《關于幾年來文藝實踐情況的報告》,強調文藝作品不能只寫“光明面”卻忽視“落后面和陰暗面”而觸犯天條,這次,他遭遇的是滅頂之災。他的理論先是被斥為“資產階級文藝思想”,繼而上綱為“反黨反人民的文藝思想”,他的一家之言也被擴大為“宗派小集團”,再被人編織出一個“反黨集團”,最后撒出大網,網羅出一個“反革命集團”。

        1955年5月,胡風遭到逮捕,莫名其妙受到牽連的達2100人之多。

        1965年,在被關押了10年之后,胡風終于等來被判處14年有期徒刑的判決書。之后,爆發,1970年胡風被四川革委會加判為無期徒刑,并且不準上訴。

        1978年,累積坐牢23年之久的胡老先生終于被釋放出獄。1988年,在老先生逝世3年之后,一紙徹底平反的通知才送到他的墳頭。

        “胡風反革命集團案”是中國文壇牽涉面最廣、蒙冤時間最長的大案,是其后的試水和預演。在這個案件中,很多令我們尊敬的名人、大師都扮演了丑陋的、落井下石者的角色,正是他們的推波助瀾,使得胡風及其一干人的命運雪上加霜。

        那是一個典型的互害的時代,今日的迫害者,明日又成為被迫害者。以下摘錄一些當時名人大師的批胡言論。

        戲劇家夏衍(胡風20多年的老朋友,一夜之間反目):徹底揭露胡風反革命集團的罪惡活動,是我們革命事業一個偉大的勝利。這等于從我們的身體上割掉了一個足以致命的毒瘤。一刻也沒有睡覺,他們處心積慮地在尋找一切可以利用的缺口,他們在磨刀,窺測方向。

        作協馮雪峰(第一個建議法律處理胡風的人):胡風曾經挑撥魯迅和茅盾的關系,這就是他反革命的證據。應該作出決定,把胡風從中國作家協會清洗出去,撤銷一切職務,并建議政府依法處理。

        人民出版社副社長吳伯蕭:反革命分子胡風,走也好,滾也好,割下頭顱拋擲也好,我們再也不會上當了,我們必須徹底清查這個集團的底細。

        作家老舍發文《看透了胡風的心》:原來胡風并不只是心胸狹窄,而是別具心腸。原來他是把他的小集團以外的人,特別是,都看成敵人!他的文章里引證了多少馬克思、列寧、毛主席的名言呀,可是他要用鋼筋皮鞭毒打黨內作家和進步作家,殺人不見血!這是什么心腸呢?我猜不透!我只能說,除了受過美蔣特務訓練的人,誰會這么想一想呢?

        作家丁玲發文《敵人在哪里?》:敵人在哪里?敵人就在自己的眼面前,就在自己的隊伍中,就在左右,就在身邊,明槍容易躲,暗箭最難防!胡風原來就是一個披著馬克思主義外衣,裝著革命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,混在我們里面,口稱朋友,實際上那個包藏著那末陰暗的、那末仇視我們的、鄙視我們的,恨不能一腳踩死我們的惡毒的心情,進行著組織活動的陰謀家。

        “世紀老人”冰心發文《我看出了胡風的陰謀》:我看了這些話使我的心眼突然雪亮了,他是在和我們作你死我活的斗爭!現在不容許胡風裝死了,我們要把他從我們的隊伍里清理出去,清理出去。

        “中國知識分子的良心”巴金發文《必須徹底打垮胡風反黨集團》:胡風集團已經不是小集團,而是反黨、反人民的集團了,他們一直戴著藏刀的面具干那些不見傷的陰謀勾當。我們要完全揭穿他們的假面具,剝去他們的偽裝,使這個集團的每一個分子都從陰暗的角落里鉆出來,放下橡皮包著鋼絲的鞭子和其他秘密武器,老老實實,誠誠懇懇向黨和人民投降。

        大戲劇家曹禺發文《胡風,你的主子是誰?》:我從來沒有見過像胡風這樣的惡人!這樣狠毒,這樣陰險,這樣奸詐,這樣鬼祟,這樣見不得陽光,人壞到了這樣的地步,真是今古奇觀!

        當然,由于時代的局限,我們不能太過苛求那個時代的人。他們發出那些聲音,有些是真實情感的表露,有些是迫于形勢的自保。在以后的歲月里,他們中的很多人也都對自己當年的言行做了反省和懺悔——因為他們從自身的遭遇中突然醒悟,意識到那不僅僅是對胡風一個人落井下石,也是在開啟一個互害的按鈕,當這個按鈕被啟動后,誰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者而被別人一腳踹進深井里。

        第一個提出對胡風法律處理的馮雪峰,在胡風被鋪后不久竟然被劃進“胡風集團”,這實在是極大的諷刺。

        和胡風有20多年交情的夏衍,并未因狠踹老朋友而免災,中被殘酷迫害,入獄8年。

        吳伯蕭算是幸運的,避免了牢獄之災,時被批斗,下放到工廠勞動改造。

        老舍的命運家喻戶曉,被批斗、游街,打得滿臉是血、遍體鱗傷,實在不堪侮辱,投湖自盡。

        丁玲剛批斗完胡風,同年就也被打成“反黨集團”,下放北大荒改造,隨后被投入監獄。

        冰心時被抄家,關進“牛棚”,在烈日下接受批斗,直到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前,由于需要她做翻譯工作,才得以結束勞動改造。

        巴金,從開始的那天起,就被關進“牛棚”,從學校、工廠到田間地頭,沒完沒了地接受批斗,一斗就是十幾年。

        翦伯贊,胡風被后不久,批判的大棒就落在他的頭上,他被扣上“學術權威”等帽子,肉體和人格遭到了非人的摧殘和凌辱,1968年底,不堪折磨的他和妻子一起吃下安眠藥自殺。

        歷史是一面鏡子,從中可以看到歷史進程中的荒謬、殘酷和希望,以及人性的善與惡。我們回顧歷史,就是為了找到前方的路,避免曾經上演的丑劇、鬧劇、悲劇再次重演。同時,也是為了救贖,以使我們曾經殘缺的人性不再迷失。

      GAV无需播放器久夂视频